银河6163首页

意会山水 咫尺万里(组图)

  南都讯 记者陈晓勤 实习生余阳 昨日(8月6日)下午,广东籍书画家吴静山国画书法展“一默如雷”在广东省美术馆开幕,展至8月21日。现居北京的吴静山回娘家办展览,吸引不少文博界人士参与。连现年86岁的版本学家王贵忱也坐着轮椅来观展。王老告诉南都记者,他如今很少出席公共场合,“但静山是认识50多年的朋友,必须捧场。静山身为岭南人,风格有别于岭南画派,他毕业于浙江美院(今中国美术学院),受潘天寿赏识,他的作品传统功力深,山水花鸟书法都有建树。”

  这是吴静山从艺60年来首次大型个人展览,展场可见200余幅大型作品悬挂于展厅,雁荡之雄奇、川蜀之险峻、黄山之恢雄奇变、华山之峭拔陡绝、神秘的美国大峡谷等,尽化为笔底奇观。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悬挂在一楼大厅的《黄山大观屏风》,高1.8米,十条屏约10米,让观者感觉置身山水之中。

  吴静山笑称自己是“践行的苦行僧”。多年来,他饱览山川并作于宣纸上,如黄山、华山、泰山、恒山、嵩山等诸胜,尤喜爱黄山。“但我会避免一笔画天下的山。”吴静山说自己的方式是打腹稿。他随即向南都记者讲起李思训、吴道子为唐玄宗画嘉陵江风光的故事,“同画嘉陵江,李思训采取沿路写生的方式,吴道子则攀山涉水搜尽奇峰打腹稿,回来后默写,唐玄宗一见大为惊叹。”

  因此吴静山很少静对写生,而多是对景默记,心领神会。挥笔之时,凭记忆与意会。诸如《岷山胜概》、《黄龙春色》、《太行山云台之秋》等即是运用此类手法。此外,吴静山喜爱背靠传统、探求新径,作品《美国大峡谷朝阳》可见一斑,它融中西技法,用金粉表现光线和云彩,比传统山水画多了些堂皇气派。

  现场除展出吴静山的山水作品外,还能领略其花鸟、书法作品。吴氏喜画雄鹰、鹭鹚以及苍松、兰竹等,其笔墨主要受潘天寿影响,并上溯徐青藤、八大山人。他学晋唐宋帖,也学汉魏北碑,篆、隶、行、楷、草无不深研。

  吴静山自小对书画情有独钟。12岁在广州读中学时,即以一幅卓然不俗的《山茶》参加首届华南美术展览,受老画家方人定和李云的称许。1962年秋,吴静山考入浙江美术学院(今中国美术学院)国画系,当时的院长是潘天寿,国画系主任是陆俨少。

  “我第一次上潘天寿的课就觉得他人好,谦虚。他告诉学生,我的画比不上董其昌,你们多临摹他的作品,业余时间才临我的。吴静山回忆。潘天寿曾问过吴静山为什么不选择他所执教的花鸟班?吴当时这样回答,“现在,花鸟大师有任伯年、吴昌硕和齐白石,而山水画界只有黄宾虹,因为张大千被说成是叛徒,陆俨少被称为,李可染、傅抱石名气也不大。这样一来山水画大师其实不多,所以,人家不学我学,我才会占有一席之地。”

  在杭州求学期间,吴静山常徘徊于西湖及环湖诸峰,也常下乡体验生活,游走于山色之间。他融山色于创作,并向元代诸大家及石涛、八大山人等名家学习,琢磨如何用中国画语言表达自然的美和抒发自己真切感受,以及如何赋予画面以时代气息,不受古人古法束缚。

  由于种种原因,吴静山在1965年肄业回广东。南归后,吴静山经中山大学著名诗文家陈寂先生引荐,结识中山大学著名文字学家、收藏家容庚先生,二公常与吴静山讲艺论文、研讨书画。容庚先生尽出自己的珍藏名迹让吴静山临摹研习,有范宽、李成、倪云林、王蒙、黄公望、吴镇等作品,连罕以示人的戴进《江山一览》长卷也在此列。

  这些逸事,容庚在《吴静山小传》里有过记录,“六九年九月由寂园翁之介来见,观其所作,为之眼明。余尝从从仲叔学画,东夷肆虐,故都沦陷,余客居无聊,辄墨摹古画以自遣,得三数十卷轴,嘱为补色,深惬余怀,往来日密,尽出所藏字画,供其临仿……静山小于余五十岁,后生可畏,前途无量!”陈寂则以“而今一见吴郎笔,万壑千岩出粉墙”的诗句形容吴静山作品。可见陈、容二老对这位年轻人的期望。

上一篇:抗日战争胜利74周年 探访台湾受降地——台北中山堂

下一篇:没有了